泰州公司注冊
服務熱線
泰州公司注冊

政策法規

所在位置:主頁 > 政策法規 >

在“朋友圈”賣東西該不該繳稅?

分享到:

  近年來,隨著微信用戶的不斷攀升,微商交易作為一種新型的電子交易方式,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微商交易的私密性特點,給征管帶來新的難題。
  2011年微店的興起,標志著中國微商市場正式啟動。隨著微信用戶群的迅速擴大,2014年,微商人群達到1000萬,微商交易額在這一年沖破千億元大關,一路飆升至1500億元,微商交易已經成為一種新興的電子商務形式。
  由于微商交易活動發生在人際交往之中,具有一定的隱蔽性,使得政府有關部門的監管難度加大,工商、公安、質監等部門對于微商還沒有成熟的監管方法。微商的發展不僅給政府部門監管帶來新的難題,也給稅收征管帶來相當大的沖擊。

  誰是賣方?
  微商通過移動終端和現代通訊技術,使得交易在相對隱蔽的空間內完成,整個過程沒有任何單據、紙面憑證,專門從事分銷的微商則連進貨、發貨的環節都省去了,交易完成后,機關連賣方是誰都無法確定,更別提去核定其收入和成本了。
  我國現行稅收法律制度大多是以實體交易為對象設定的,微商的出現,進一步模糊了稅收法律要素界限。首先,不能明確界定人。在傳統的貿易模式下,納稅義務人身份很容易被界定,但對于未成規模的絕大多數微商,其沒有實體店,并且隱匿了身份,就無法確定誰是納稅義務人。其次,未明確界定征稅對象。微商由于其數字化、信息化的特征,模糊了有形商品、無形勞務及特許權之間的概念,使得商品、勞務和特許權難以區分,模糊的邊界導致對征稅對象難以準確判定。最后,不能確定納稅地點。納稅地點涉及稅收管轄權和常設機構等問題,微商的交易活動往往沒有固定的物理交易場所,交易涉及的其他方面,如服務器、賣方、支付方和物流所在地等可能都處在不同的位置,因此難以確定納稅服務地點,稅收管轄權也就無從談起。

  該不該征稅?
  對于電子商務是否要征稅,在國內外理論和實踐上還存在不小的爭議,微商交易作為電子商務的一種,也必然伴隨著這些爭論。
  美國等發達國家堅持對電子商務交易不征稅,因為這些國家實行以所得稅為主體的稅收制度,微商的稅收流失較少。美國電子顧問委員會極力反對向網絡銷售征稅,不僅要求國會將“延遲網絡征稅”規定再延長5年,更不斷努力爭取永久性的。按照其觀點來解釋,如果現在馬上對微商征稅,將導致銷售額大量下降,況且微商提供大量的工作機會,也將帶動經濟的各個相關領域,政府從這些業已存在的征稅渠道將能得到更多的稅收,這比單純對微商征稅要好得多。
  而發展中國家堅持對微商征稅,因為這些國家實行以貨物和勞務稅為主體的稅收制度,不對微商征稅會造成貨物和勞務稅流失。他們認為微商與其他銷售渠道一樣,沒有理由不繳銷售稅,否則對傳統商家而言,存在明顯的不平等競爭。

  如何征稅?
  筆者認為,我國應當對微商征稅,否則將造成市場上經營者不同的稅收負擔,不利于市場公平競爭。當務之急是要盡快完善稅收法律規定和稅收征管手段,逐步補正不足,規范微商稅收征管。
  一是完善法律,明確微商納稅要素。對納稅主體、征稅對象、納稅期間和納稅地點等要素進行重新界定,將微商等伴隨著電子商務發展出現的新情況囊括在內。例如,對于常設機構的認定,線下存在實體店的微商,可以將其在網絡上發生的所有交易計算在與其關聯的實體店頭上;沒有實體店的,可以微商經營者經常居住地為納稅地點。盡快完善專門針對微商的法律規定,明確網絡交易的性質、計稅依據等。法律必須授權稅務機關可以合法獲取一切信息,并且明確政府機關、銀行和交易平臺等社會各界的涉稅信息提供義務。也要明確微商等電子商務經營者享受的資格,尤其是小微企業稅收優惠,打消中小微商顧慮。除此之外,應明確微商的稅收管轄權,規范微商進出口貿易稅收管理。
  二是多部門聯動加強對微商監管。規范微商稅收征管單靠稅務機關的力量難以完善,需要借助工商、公安、銀行和移動社交平臺等多個部門的聯動。工商部門需要根據微商的特點,簡化微商工商注冊登記。移動社交平臺要對微商實行嚴格的實名制注冊管理,支付平臺和銀行要做好微商的開戶管理,規定微商在平臺上收支活動只能通過唯一一個實名認證的賬戶進行,工商、公安、質監,包括微商移動社交平臺應當聯合做好交易商品的管理。 


泰州市陽光會計服務有限公司是由海陵區財政局核準具有會計代理記帳專業資格的、并經泰州市海陵區工商局批準注冊成立的獨立法人單位;是由熟知國家法律、法規及政策、熟練各行各業帳務處理和辦稅程序的、具有多年財務處理經驗的資深人士組成
白小姐透码